大只在手天下我有

歧肾生日快乐ԅ(¯ㅂ¯ԅ)歧肾不要惆怅了,毕竟我每年都比你和胖提前两个月早老一岁啊_(┐「ε:)_心酸!555说实话我也不想再长大了,就感觉过了十八岁就过掉一个重要节点了,失去吼多说不出来的东西_(┐「ε:)_
但是!要辩证地看事物!过了十八岁也可以解锁好多新事件啊(比如开车(是真的开车(¬ω¬)到时候还可以解锁超巨型交易啊,比如假期携胖去外地外国交易,还可以在外面住啦(๑´∀`๑)
但是!如果没考到一个大学,甚至没考到一个城市的话 歧肾不要始乱终弃喜新厌旧红杏出墙啊!我还等着以后一起出去♂玩呢(不,没有哲学符号
和歧肾交易了五年(哇 这么一说好有仪式感 感觉肥肠愉悦 根本停不下来——🎵 以后也希望和歧肾一起交易!交十年十五年都very的good(*˘︶˘*)(如果歧肾走上人生巅峰的话就更持久滴抱大腿,走到珠穆朗玛峰的话抱五十年都不带怕的ԅ(¯ㅂ¯ԅ)
总之!希望以后棱相安无事and一起撸猫啊(›´ω`‹ )

【假装是喻黄】黄少天日常作妖

嘿嘿嘿,吼【doge

喻吹的邪恶领袖喵子X:

据说看到最后有惊喜,汪




   第四赛季的第一场比赛便是蓝雨对微草 ,为给新赛季预热,记者们都绞尽脑汁想找出这场比赛的噱头,一时之间各大媒体争相扯淡,将对战双方都夸得天花乱坠,连电竞时代也掉了马,这一期的标题竟然叫《颤抖吧!魔术师!蓝雨神秘新人首战,能否挑翻魔术师?》。虽然不知道魔术师为什么要颤抖,但这样一个标题用加大加粗的宋体写在版头,看到的人确实是想颤抖一下。




  而双方的选手在场馆入口碰到时,喻文州手里正拿着这样一份报纸,“颤抖吧”三个大字在王杰希面前晃来晃去,吓得他两只眼皮一起跳了跳。




  场面似乎有些尴尬,不过黄少天是断然不会感觉出来的,他一把揽住王杰希的肩膀,硬是把他压到了和自己一个高度上。




  “嘿嘿,王杰希是吧!其实我早就认识你啦!你还记得我吗好了我知道你肯定不记得我们是在......”

 

  “记得。”




  王杰希冷漠打断。




  “唉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呀,本来还想叙叙旧交流一下感情的。算了我们来看看这期电竞时代的标题,很厉害吧!你知道为什么魔术师要颤抖吗?因为......”




  “高处不胜寒。”




  王杰希再次冷漠打断。




  气氛一时间又有些微妙的尴尬,喻文州刚想出来打个圆场,一旁的方世谦就嬉皮笑脸地开口了。




  “哈哈,小新人们,其实王杰希选手这个人很闷骚,他话里的笑点又老又冷,估计你们是get不到的,你们只要在他说到一半冷场时看着他的眼睛笑就OK了~”




  “嗯?王杰希这个人很骚?......不不不等等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他有生活作风问题吗!哎话说他就在你旁边诶你这么说不会被他打吗?”

 

  听力不好且get不到重点的黄少天又不知死活地开口。




  王杰希的眼睛一样大了。




  “颤抖吧”三个大字明晃晃地挂在版头,喻文州觉得头脑发胀,确实是有点颤抖。

 

  队员有耳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队员特别不会说话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哎你看你看王杰希生气了!眼睛都一样大了!真是的你互为队友怎么能揭短呢,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告诉我吧,你应该不会被打吧?”




  喻文州报纸挡脸:“少天,我有预感,你似乎要被人打了。”




  好吧,前面的问题不用回答了,朋友一心寻死拦也拦不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

  “怎么样,经过我的努力,我和大眼冰释前嫌!帅不帅!”




  黄少天把他昨天追着王杰希拍的合影举到喻文州眼前,照片上180club的王杰希站得笔直,藐视众生。




  “呃......”




  “小鸟依人。”喻文州评价到。




  黄少天:“不得了,喻文州,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打架了?!”

 




某葛(D)葛(O)同(G)学(E)评价:




文章生动有趣【doge】用丰富的语言与动作描写体现了黄少的耿直与活泼【doge】并用最后简洁却一针见血的话塑造出你喻看透一切、谜之真相的特点【doge】还通过简明的语言生动地写出了冷漠脸的老王的形象【doge】1中全文用报纸作为线索贯穿全文,使叙事更连贯,并用其影响主角情绪,使情节更生动【doge】全文手法多样,人物形象立体,文风魔性中带着冷漠【doge】吼!



【喻黄】魔性之夜(3)【魔性慎入!

“靠!居然有六十秒广告!”

叶修一边感叹视频网站坑爹,一边趁这时候扫了一眼介绍——荣获第38届台湾金马奖!

“哦?看起来好像很厉害啊!”

好!就看看它讲的是啥!叶修抱着这种想法,忍过广告,开始看正片。

“开始了!”

叶修期待地盯着屏幕。

看到男男主角出场,叶修直觉之后的情节可能不太对。

“男一男二关系很微妙啊!”

看到两个主角初遇,叶修大惊失色。

“为什么会有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肉!!!”

叶修看到这,暂停了影片,扭头环顾四周。

“这时候可不能让别人看见,要不我的一世英名就得交待在这儿了!尤其是方锐……”

他回头一看,原本醉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的方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坐在床上,身子前倾。见他回头,方锐眼神从屏幕上挪开,眼睛Bling Bling地看着他。

“靠,想什么来什么!”

叶修内心在哀嚎,连忙逼问:

“你看到什么了?”

方锐一听,马上摇头:

“我什么也没看见!”

叶修还待继续问,就听方锐说:

“都到这儿了别暂停啊!您继续?”

叶修竟无言以对,索性不管方锐,继续看起来。

“自从知道方锐的存在,为什么感觉如芒在背!是我的错觉吗?”

叶修看到影片中部,两位主角一波三折的情感与经历,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单纯。

“啊……原来如此啊……”

看完影片结局,叶修被致郁了,趴在键盘上做生无可恋脸。

“万万没想到!我吃的是个BE!这糖有毒!”

叶修悲痛地想着,脑内循环着影片中的bgm。

“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越循环越致郁。叶修在键盘上翻滚。翻滚着翻滚着,bgm渐渐与黄少天的嗓音融合在一起,变成了醉酒的黄少天唱的版本。

叶修补完《蓝宇》,配着黄少天的bgm,开始整理今晚庆功宴之后魔性的记忆。

在这种场景下,他自然地想起了蓝雨的正副队长。

叶修想起黄少天穿破墙壁的,幽怨的《贵妃醉酒》,想到喻文州对黄少天别有深意的称呼,想到蓝雨正副队对唱的《霸王别姬》——

哦对,下次也要补完电影《霸王别姬》。

叶修这么想着。

不!这不是重点!

叶修忽然恍然大悟,茅塞顿开,拍案而起!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叶修大彻大悟,他的天眼睁开了!

他看到了蓝雨正副队对对方的,涨得太满以致于爆掉的好感度条!

不好,他忽然有点好奇这俩人现在在房间里干什么。

叶修把脑内bgm调到《上海滩》。

“浪——奔!铛——铛铛!浪——流!铛——铛铛!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铛铛铛!”

叶修踏着节拍,出发去听墙角。

房间内。

二人含情脉脉地对视着,同时激动地唱着。

当然这个对视是指黄少天在峡谷底部抬头望着他山崖上的队长。

叶修电影看完,黄少天也唱了好几张专辑。

刚唱完霸王别姬,喻文州以为黄少天会像原来那样扑过来请他做“心之友”,之后就可以安静地结束这魔性的一夜。

但是万万没想到——黄少天嘴里说的是:

“队长!过去的无数个晚上,你陪我唱了那么多首歌,真是我的心之友!既然如此!今晚不能让我的心之友只唱一首歌!那怎么能尽兴呢!来!队长!值此良辰美景,月夜良宵!让我们尽情高歌!”

喻文州几乎是崩溃的。

黄少天从京剧唱到凤凰传奇,生生唱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唱完,现在又开新曲。

“娘子!”

喻文州一听,不确定他是在唱歌还是在叫自己,应了一声:

“啊哈?”

“YOU WILL NOT GET HURT!”

“等等!这什么鬼!”

喻文州惊恐万状,这时黄少天已经抓住了喻文州放在他头上顺毛的手,往下一扯,同时扭头朝喻文州送秋波:

“好想唱情歌!看最美的烟火!!!”

喻文州本来不想唱这么耻的歌,尤其是在他自己唱女方的情况下。

忽然,他朝黄少天眼里一望,被眼神里的神秘力量冲进脑海!他和黄少天心有灵犀一点通,他就是黄少天的心之友!

于是他果断回望黄少天,开口唱:

“你陪我唱情歌!看最美的烟火!!!”

门口。

叶修到了屋外,听见屋内有异动,有点疑惑。

“这俩人干嘛呢,这么大动静?”

他一伸头,正听见喻文州开始唱下一句:

“在城市中牵手!我的爱为你颤抖!”

“卧槽!?”

叶修飞快地缩回头,捂着心口,踉踉跄跄退后几步。

“我听到了什么!?”




叶修觉得自己心脏有些不好,他现在十分想去论坛发个帖,题目他都想好了——《震惊!蓝雨正副队竟夜夜笙歌!》

但他想了想,蹲到了屋门口。

叶修感觉自己有些不正常,他的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回去,但内心又无比渴望蹲在这里。

我这样不成偷窥狂了吗——不对不对,我在这是为了等他俩唱完和喻文州谈正经事。叶修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又心安理得地蹲了下去。

不过蹲着蹲着他感觉不太对,屋里二位情歌对唱完后一直没有说话,一种奇怪的气氛裹着粉红泡泡溢出屋来,一下一下地砸在叶修脸上。

啊,恋爱的酸臭味,我似乎感到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叶修在心里吐槽。

他拖着腮,正思考着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冷不丁地听到有人说话。

“嗯......队长~我~要......”

“好......”

哦哦哦哦哦哦!

我的天王姥姥啊!


叶修感觉自己如遭雷击,他大脑的处理器无法应付这发展过于快速的剧情。

就在他发愣的关口,屋里的声音又一阵阵传来。

“嗯......哈啊~”

救命啊警察叔叔!这对于纯洁的我来说实在是太下流了!

叶修一下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跑回了屋。

此时的屋内,喻文州和黄少天正躺在床上气喘吁吁。

就在几分钟前,黄少天一边听着喻文州的“我陪你唱情歌”一边春心荡漾。

队长!我要拥抱你!

黄少天这么想着,然后扑了过去。

......等等,我现在还卡在床缝里。

所以黄少天优雅地扑腾了一下。

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在床缝里卡了几个小时却没有锦鲤来搭救这一事实。

他好悲愤!他好伤心!

黄少天好委屈,但他不说!

“嗯......”

黄少天正思考着他应该用什么语气表示他的委屈,最后他决定贡献出今年的耻度,来get一种销魂的声音。

“队长~我~要......”

黄少天说到一半却停了下来,他今天突然觉得“起来”这个词太没有深度简直low穿地心,他沉吟了一会,准备做一个安静的学霸。

“......做匀速直线运动。”

喻文州:“......吓死本宝宝了。”

在表达完自己的震惊后,喻文州朝黄少天施加了一个向上的拉力......不对,喻文州把黄少天拉起来了。

黄少天趴在床上感觉自己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他不知悔改,又愉快地翻滚了起来。

“啊~”

“少天你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

“噫!不好意思!太激动了!哈~不对!哈哈哈哈哈!刘利要补钙!”

“ 硫氯氩钾钙......”

“哈~哈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化学课上摸小鱼的事情败露了,他觉得自己需要赶快转移话题,他看到喻文州正躺在床上喘气,于是换上了一副嘲讽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队长!说好的腹肌呢!说好的麒麟臂呢!不至于吧!”

“因为你重力势能比较大。”

靠!大意了!

一不小心就受到了来自学霸的精神攻击,黄少天觉得生无可恋。


叶修跑回屋,看到方锐正撑在洗手间门框上做出一个老流氓的姿势。

“哟,这么快,他俩现在演哪出呢?”

“春光乍泄!”

虽然这个四字成语带着点文艺的气息,不过方锐的直觉还是把它分到了和“美女医生俏护士”一类。

他打开万能的百度,看了一个奇怪的剪辑mv。

“噢——老叶,你看了不少啊——”





第一段作者是doge我,第二段作者是英语大神 @蠢喵子X hhhhhhhhhh>ω>

还有@噫噫不舍 !想弃坑!不可以!快产粮!